新闻中心

我去哥伦比亚矿上走了一遭

这篇文章虽可能有点长,但是可以将一线的真实带给大家---伯骏

哥伦比亚位于南美洲西北部,以服务业和农业为主。它既是拉丁美洲第四大经济体,又是世界上公认的“水果王国”,奇怪可口的热带水果数不胜数。工业份额不高,矿产资源丰富。除了拥有世界上最高品质的祖母绿矿区,其铁矿和优质煤矿资源亦是不容小觑。当然,哥伦比亚还有众所熟知、日益增长的毒品市场。



早在公司创立之初,心意便要到我们的矿区走一走,把最直接一线的影像资料带给大家。没想到事情拖了一年多,今年七月份终于如愿。七月初安排了公司里的一切事宜,直奔上海。在上海的工作室休整一天,夜飞巴黎。巴黎休整三天妥当,便转机马德里,最终到达了神往已久的哥伦比亚。

Uncle接上我们已是晚上十一点左右,回到家餐毕休息。第二天早起,随小姨妈到最近的公园,狠狠地吸了两口波哥大的新鲜空气。在这里要和大家简要介绍一下:由于哥伦比亚之前长期内战和国内政局动荡,国人与这边的交流甚少。即使对哥伦比亚祖母绿钟爱到骨子里的国内珠宝商而言,进货渠道也只能是通过泰国的日本人和印度人,所以国人对它的认识并不是很多。
 
首都波哥大是整个拉丁美洲人口最多、面积最大的城市之一。拥有约九百万人口的它坐落在海拔平均2600米的苏玛帕斯高原上。由于其海拔高,空气稀薄,皮肤直接暴露在太阳紫外线下是非可怕的,所以每次出门必须要涂抹防晒霜。




(教堂山俯瞰波哥大)

话回正题,赴矿区一事在心中期盼了太久,故早已迫不及待的向Uncle询问了具体时间安排和其他相关事宜。待一切准备就绪,已是来到这里的第7天。



早早起床收拾完毕,出门时已是四点半。天还没见亮,薄薄的山雾一团团的簇着,不肯散去。虽身着外套,但还是感受到了波哥大凌晨微微入骨的凉意。不禁地,想到了国内朋友们最近一段时间的抗暑行动,内心有点窃喜。



(简评)

Uncle开着车,不时的给我讲述沿途经过的城市。不知觉的,太阳却早已悄悄地把它那映山红晕露了出来。呼吸着微凉里带着一丝温润湿意的空气,内心感叹着这个国家惹人生迷的郊外风情:真美,真好!



(一路风景,一路天然)

伴随着车子的摇晃,我便浅浅睡去了。眯眯中感觉时间过了好久,醒来询问,Uncle说还没到。在这此起彼伏的山路上,隔三差五的自行车骑手三人成行,两人成对。Uncle解释道,自行车是整个哥伦比亚人最爱的运动项目之一,而刚刚经过的小镇,正是最初诞生骑手最多的地方。

原来,任何形式的潮流都是源自于最初几个人对其忠贞不弃的热爱。

八点四十,终于到了我们的第一个目的地- - -Chiquinquira(奇金基拉)。在接上Uncle的合伙人后,简餐完毕便换上车子继续出发。在这里需要给大家解释一下:我们原本是驾驶一辆奔驰的中型SUV,但接下里的路,必须要换上丰田的大型越野。

车子摇摇晃晃的上了山,路上一组一组的自行车骑手擦肩而去。因今天是哥伦比亚的独立日,所以全国放假一天。一路上弯道起伏,随着山腰绵延不尽。虽山路颠簸,但脑中不知想着什么,一会儿便沉沉地睡去了。 

待我睡醒之时,已是十二点多,车子刚刚到了MUZO(穆佐)小镇。刚一下车,一位骑着摩托车的女人便停在了我们车前,原来是Uncle的朋友。一阵寒暄,临行之际还不忘向我这个可能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见过的亚洲面孔微笑道别



(MUZO小镇)

我们在附近小店买了几瓶水,便去了镇上的小广场。在这里要和大家说一下:在哥伦比亚的任何一个城市和小镇,都有一个中心广场。中心广场是平时人们散步,静坐,会友聊天的地方。围绕着广场的往往是本地最悠久的商业小店和行政建筑。



(广场小店旁的老旧货车,当地人仿佛对绿色有天然的爱好)

因为矿洞里多有积水,所以我们到这里购买了几双进矿洞的高筒新雨靴。顺便之际,便到小广场一坐。而从大多数人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也许是和当年我第一次见到国外人一般的复杂表情。



(小镇上矿工自己带回来的原石)

稍作休息便继续赶路,随着车子直直的向着山峰而去,原以为很快便可到达。没想到,真正的山路才刚刚拉开序幕。行路上和煦的阳光搭配着养神的秀丽山景又让我再一次进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哐铛一下,我便被狠狠摇醒。开窗望去,一条条苍龙浮挂在山脊上,如同天神之斧的不经意之作。大部分山路的年岁,尽像是三十年前,没有一丝现代筑路工艺的迹象可循。一连串的弯儿,一连串的颠簸,一连串的单行路,一连串的峭壁悬崖。



(这一路的坎坷和颠簸给大家感受一下,左下角图的右侧是万丈深渊,右下角图的狭路相逢)

假使碰到了对面来车,只能慢慢退后到两车可以互让避闪的地方。而一路下来,除了碰到几辆满载山石的卡车,剩下的多数是老旧的摩托,从而也就避免了狭路相逢的尴尬。

最令我感觉新奇惊喜的是,一束束不知汇集了多少小水流的瀑布,顺着山腰中风化的凹处湍急飞下,狠狠地砸到年久失修的公路上。虽被我们的车轮压过,却又急不可耐的纵身跳下山崖。



(矿区的角落)

一路伴随着哥伦比亚歌手的空亮嗓音和缓急有序的上山下山,我们迈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山头,征服了一条又一条的桀骜不驯。虽然听不懂西班牙语的歌词,但立体有象的伴奏和歌手磁性的嗓音足够能让我为之动情。

终于,在经历四个多小时的颠沛后到达了MUZO(穆佐)矿区



(矿区的电网栅栏)

“这简直是回到了十八十九世纪的山乡村落”,我感叹道,Uncle随即投来了一个赞同的眼神。没想到未下矿洞,我就已被矿工们的生活居住环境深深的触动。一切是来的如此艰难不易,一切是来的如此令人心生敬佩。



(矿工们的灶台)

车子离开了住地,继续往上开。矿洞还要走一小段路,沿途经过的山路上碰到的矿工无一不向我投来诧异中夹杂着不可名状的复杂表情。一小会儿,车子便停了下来。一下车,我随Uncle同几个站在外面的矿工打招呼。

简单的寒暄过后,换上雨靴,我便急不可耐的四处张望着。这时Uncle问我是否一切就绪,点头后便朝着黑黝黝的矿洞直奔而去。

一进矿洞,一股潮热之气便扑面而来。伴随着有频率的呼吸,直接开到肺里。眼前的矿洞直径大概有一米七八左右,在有限的安全帽照明之下看不到尽头,时高时低的洞顶又似乎在喝令着每一个进洞人要弯下腰去,以示对祖母绿的尊重。



(认真工作的矿工)
 

一路下来才发现,原来矿洞的直径有大有小。洞顶处悬挂着一条鼓鼓着连续不断的塑料大粗管子,地面和洞顶都整齐有序的排放着木板,而紧靠着洞壁两侧的位置则不规则。

走了好一会儿,拐了三次弯儿,便听到了“哒哒哒哒”的机械作业声音,随即便看到了不远处的散发着昏黄灯光的老吊灯。吊灯下三个矿工低头认真的工作着,两个矿工站在一个小推车旁。矿工们并未意识到我们的到来,直到一个不大不小的袋子被装满。回头一看我们几个站着后面,便停下了手中的活儿。短暂的交流过后,便又转身继续干起来。我好奇的拿着手机各种拍,仔细的问着Uncle每一个我不明白亦或是我不确定的现象和问题。

(可以看到大大的冲击钻)

原来那条一直鼓鼓连绵的大粗塑料管是为了换气所用(管子的一头在矿洞外连接着大功率的电机,另一头则随着矿工们的移动而加长,新鲜的空气被源源不断的输送到矿洞里),而地面和洞顶整齐排放的木板是保证矿工安全的关键所在。


(认真工作的矿工们)

Uncle告诉我,我们此时站立地方的正下方其实是一个三米多深的大洞,所以要尽可能的站在紧靠洞壁两侧的地方。看到这般的工作环境,我更加深刻地被祖母绿的开采过程所触动。

一切是来的如此艰难不易,一切是来的如此令人心生敬佩



(含量极少的祖母绿)

这里需要加以说明的是:矿洞的开凿速度快是一周挖深七到八米,由三个矿工轮流作业。工作时一个人手里端着冲击钻进行开凿,而剩下的两个则对开凿下来的矿石进行第一次分拣

有祖母绿附着的矿石被分拣到那个不大不小的袋子里,而大部分目测不含有祖母绿的矿石则被那个站在小推车旁的工人铲到推车里。铲的同时,另一个人要对大块的矿石进行敲砸,直至确认目测看不到祖母绿附着方可。这是属于对开凿下来的矿石进行第二次分拣



(身着被汗水浸透T恤的负责二次分拣的矿工之一) 

而小推车装满后则会被推到洞外,由专门的人用山泉水进行冲方便进行第三次分拣由此可见,一套开凿分拣程序的搭配整齐有序,效率极高但由于祖母绿的本身含量实在是太过稀少,所以它的产出并不是很多。而我也向矿工们求证了那句珠宝界有名的“百万分之一奇迹”的真实性。



(矿石的三次分拣)


平均开采出的一百万颗绿柱石中,只有一颗是祖母绿。”原来这句话,确确实实是真的。切是来的如此艰难不易,一切是来的如此令人心生敬佩



(百万分之一的奇迹)  

不知大家是否对矿工是如何在地下检测祖母绿的存在并进行开挖感到疑惑,其实理由很简单。原来祖母绿是有生长纹路的,沿着白色的生长线开挖,就一定会挖到祖母绿



(祖母绿的生长线)

我不得不感叹劳动者的伟大和经验主义的伟大,这正如同我国古代劳动人民,虽然中国近代缺乏对科学的研究和讨论,但我国技术的发展却是在17世纪前一直在世界上遥遥领先。

回正题,从矿洞出来后,我一直在思考着,回复着这次的矿洞之行。

 

从后来爱上祖母绿,我才真正明白了一个道理:世上越是美的事物,越是稀少。而如同追求完美的人生,怎么可能?所有的美都是经过了挫折和苦难,如果不接受它所带来的苦难,哪来的资格去拥抱美的明天 正如同祖母绿,只有接受它所谓的“不完美”,才能够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完美。我想,这应该就是珠宝界所讲的“人石感应”了吧。



(拍摄于2016年-卢浮宫)

祖母绿穿越了六千年的光影,而我此次所行的MUZO矿区更是有着460年之久的开采史,这一切都是注定,注定我的灵魂会与祖母绿产生共鸣,而不是其他。

后来回到波哥大,负责二次分拣的小伙子的影像在我脑海里迟迟不能散去。每当他看到自己的劳动成果,总是会热情的拿与我瞧上一瞧。而我每一次都能从他脸上洋溢着对工作乃至生活充满希望和热情的笑脸中,看到感动。感动每一个活在平凡生活中的不凡,更感动我们祖国在中共领导下的日渐强大与富强,我们是如此的幸福。


在未来能看到的是时光里,
也许二十年,
也许五十年,
我会一直笃定最初的想法:
为祖母绿爱好者提供定制收藏的便利,
做好的产品,分享好的产品。
愿每一个你可以成为我们成长的见证者。

END—

DREAM KIKI 联系方式:
微信公众号:DREAMKIKI  官方微博:DREAMKIKI
投稿及内容合作:Mark@dreamkiki.com
商务合作:Jie_world@sina.com